色欲天天婬色婬香影院免费

<span id="yntqv"></span>
    1. <span id="yntqv"><output id="yntqv"><nav id="yntqv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      1. <legend id="yntqv"><i id="yntqv"></i></legend>
      2.   0757-86790491  sales@sjtupo.com
        聯系我們 加入收藏

        抹墻機發明者:一代抹墻機的艱難問世

        作者: 發布時間:2015-12-05 瀏覽次數:1995

        抹墻機發明者自述:我的創業經歷

           2005年聽朋友說河南有一種抹墻機,當時心里沸騰了起來。2300元弄回來一臺,找個工地試試吧,工頭叫郝現科。結果靠桿靠也靠不住, 下面往外跑,上面往外漲。道軌鋪設太麻煩,房間寬窄長短不一,道軌長了下不去,短了夠不著。機器上去下不來,還要向外把著立桿才可以下來。抹不到頂還要搭架子,抹不平也抹不厚。從A墻倒B墻還要人抬機,道軌在機器下面看不見,把機子放到道軌上吧,放也放不準,碰動了道軌重新定位。什么比人工快十倍,比人工慢十倍,簡直是一堆爛鐵。打電話讓他們給調試調試,人家說這兩天忙,要過兩天,再打不接了,徹底上當。郝現科跟我說抹不到頂不行,頂部大都有過梁,不吸水,還要搭架子,下面都硬了,上面還不能收拾,人是下來啊還是等啊。難道機器抹墻不可能嗎?在工地上都出現什么情況呢?晚上睡不著,用什么方法才能摸到頂?機器怎么才能順原路返回呢?突然腦子里出現粉煤機的輸送帶,利用輸送帶,就利用輸送帶。腦子里象演電影一樣,想象著灰通過輸送帶送到抹口,機器慢慢向上升,到頂抹板翻轉過來壓光下來。利用液壓頂肯定比靠桿牢固。把立桿做成折疊的,出入門口不用拔插桿。用紅外線垂直,激光找平。用一種什么離合控制輸送帶,實現窗口上下門口以上抹灰整個房間不留什么活了,在裝上萬向輪簡直太完美了。畫了一夜圖紙。第二天,我把在旋切機廠上班的表妹夫"國的"挖來,他是焊接安裝的高手。和懂抹墻的二舅及我廠的技工主任叫來,說出了我的想法,并滔滔不絕地講抹墻機的發展前景。說干就干,工地門口定機寬,機寬定輸送帶??墒袌錾蠜]有這么短的寬帶,找來三條拼接做試驗??繝恳姶盆F改變抹板角度,從五公斤到十五公斤到二十五公斤的實驗,連接用拉線到連桿再到拉線滑輪 。輸送帶從三條拼接到橡膠光帶到定做帶印花的。機型從小推車式到長方形四輪萬象......可是說到研究很難,抹灰厚度怎么也達不到工地要求的一公分七八到兩公分。 也抹不到頂,抹到頂想起來容易,干起來卻不易。車間主任對我說:“到頂根本不可能,你太犟了,前面加個小料斗,一個小絞龍,離頂也不過十公分”?!叭绻沁@樣,我只要把市場上的抹灰機械做薄就可以了,離頂十分分和二十公分有什么區別呢”。

            我開始四處求人,后來搬一箱酒去找一位當地很有名的土專家,他是包餃子機的鼻祖。他提出的很多方案都被我駁回,結果 人家是愛莫能助。又找航天部一位退下來的老工程師,他是我本家的一個爺爺,他讓我看了他的工程師證書,還說他也做了測試壓力的機器,并獲得了專利。但是 他看了我這個機器,也感覺無能為力。

            走在街上熟人打招呼“你還在弄你的那個抹墻機???別弄了,機器抹墻,牛還能上墻哩!”我不言語,心里卻憋足了一口氣,抹墻機一定要整成。朋友在一塊兒吃飯,哥們兒也是勸“弄別的吧,這幾年弄別的也早就發了,不能閉門造車了?!薄叭绻▔C弄不成,我自己拿刀把自己剁掉”。所有的人拿眼睛瞪著我,不知該對我說 些什么。

            2006年底研究有了很大進展,我要報專利,其它人一聽就火了“抹墻機根本就不實用,多少研究生、工程師,多少廠家都弄不成,還報什么專利,白浪費錢和功夫”。經過我苦苦堅持和耐心的說導,終于同意去報專利。專利局的劉文峰,看了我的材料后一口承諾,百分百一次報成,并建議我報實用型專利,原因是實用新型專利十個月可以下來,保護十年,發明專利要三年才可以下來,可以保護三十年。我當時自信三個月可以搞成功,等不及三年。頻繁的試驗,無數次的失敗,使實驗室的墻不堪重負,我先后又砌了很多堵墻。眼看著地里的莊稼,播種、成熟、收獲,一季一季的輪回,心里很急。爸媽怕我瘋掉,開始不斷地打卦求神,希望能得到神的幫助。

            二舅介紹我表弟得鵬來,他對電器非常精通,我所要求的動作他都能弄成,而且在機器設計上不在我之下。我們開始頻繁的實驗。液壓代替了絲桿,市場上沒有相匹配的液壓,我找廠家定做,交了1000元定金,做出來的東西根本就不能用,定金也不要了,自動畫圖紙換廠家做,做出來的一個樣品不保壓,但能做試驗用,又做了五套,基本合格,又做了五套全不能用,經過檢修也無濟于事。該廠家說“達到你的要求神仙也做不到,不做了?!焙髞碇缓米砸炎?,做出來超乎想像的好。抹板從100毫米寬到150毫米到200毫米仍達不到一次抹墻2公分厚,抹板的角度1公分,1公分加大也是枉然。二舅認為不可能,人工一次性抹2公分也不可能。從反復的實驗中我發現抹出的灰有空虛,是不是震動會好一點呢?我拿雙錘鉆到機器下面擊打抹板,確實好一點。在租賃站借來振動棒裝上實驗,效果非常好,確定震動可行。當時找不到可用振動器,自動買電機做,多次增大電機也達不到效果,而且容易壞。后來在網上找到了可用振動器,經反復試驗,只有把振動器的振力調到最大,效果才是最好的。達到抹墻厚度后,在網上做了一下推廣,每天的電話和來訪者讓你應接不暇。館陶縣要了兩臺,我們送過去,客戶名叫牛春柳。第二天我們負責試機,那天陽光很刺眼,誰也沒有發現背黑的地方有兩顆大釘子,擋灰板一下就被掛壞。換另一個,可另一個線路不通,振動器也掉了,一下午試都沒試。中午吃飯,他老婆說:“怎么不把你廠里的那個拉來,那個多好,好幾年的乏灰都能抹?!迸@习逭f:“我轉了大半個中國,看了很多廠家都不行,湖南那一家,一進廠,他們就說對墻體的壓力是多少多少帕,比人工的壓力大十倍,結果抹上去,三個人把機器往旁邊一挪,那邊墻上的灰唰一下子就掉下來了,本來對抹墻機不報什么希望了,回來后孩子說在網上看到你們的機器了。說實話在你廠里看了以后,我們夫妻倆都挺滿意,開始打電話不是說要一臺嘛,后來一商量,還是要二臺吧,你的機器呢,好用,但還得改,在工地上用一定要“壯”。我說:“這樣吧,三天之內再給你送來,你看怎樣”。人家說:“你看,你嫂子心眼小,你還是把款子先打回來,等機器整得不再出毛病了,再弄來?!蔽覔屩读孙堎M,灰溜溜的回來了。后來好像都一個模式,機器拉過去客戶請我們吃飯, 結果是我們請了人家客后就拉著機器回來了。

            隆堯縣海英要了一臺,先在他舅家里抹,很順暢,那是老房子,墻都沒捎水。海英和他“挑擔”“小舅子”都很滿意,也是盛情款待:“下一個活兒,就抹現起的二層小樓,一定要一炮打響”??山Y果是電磁鐵燒了兩塊,手控開關也壓碎了,電器門鎖也壞了,最嚴重的是鋼絲繩斷了,機器從高空落下砸爛了底盤。本來三天的活兒,干了五天。雖說是包工,但事主要管飯,兩家人還吵起來了?!岸嗌馘X我出,不要傷了交情,這事都怪我”我內疚的不得了。又找了兩個活兒,事主都極力反對使用機器,畢竟一個村的,消息很靈通。

            這幾年的試驗,鋼絲繩斷了三次,電磁鐵燒了五塊。 經過反復論證,鋼絲繩比齒條的是有一定的優越性,給它做個保護罩, 不讓出卷揚機,結果繩能打結;用東西綴著繩吧,整機要增重五十斤。得鵬想了一招,只要機器卡機,電機自動停,徹底解決了斷繩的問題。電磁鐵是必須去掉的。得鵬發現抹板的拉桿只要超過中心線,就會頂起助力桿,這樣就可以省去一塊電磁鐵,可是抹板和輸送帶貼得太緊會影響抹墻。抹板到頂后,抹口夾角的灰怎么也處理不了,把抹板割了四個洞也不行,我決定反轉***,并計算抹板需要上升多少才能把抹口的灰用完,加長***,以達到提前斷灰和改變角度。用***加頂簧代替一塊電磁鐵,得鵬發現只要把***挪45度,有可能去掉兩塊電磁鐵??墒窍聛韷汗獾膲毫Σ粔?,需在***上加配重。機器到頂后與房頂的間隙只有四公分,什么配重也加不上去。后來我想到用**,*住助力桿,徹底去掉了討厭的電磁鐵。

            在家試了幾次,又繼續上工地。這幾年我認識了十八個包工頭,先后100多次工地實際試驗,抹灰工人見了我們都煩,沒人給我們抬機器,所以每次開車去都帶廠里三個人,在那里試機要給人家開工資,每人五十元,后來請工人吃個飯,再后來每人每盒煙,并跟包工頭說,誰能用,我白送。當時差兩公分不到頂,也抹不平,需要五個大工才能跟上,白給人家都不用。

            得鵬不再來了,三舅也滿腹勞騷:“整到現在,下的功夫也不小了,人家用咱就整,人家不用,咱就不要再整啦?!奔依锶艘彩谴蛲颂霉?。在諸多壓力面前,還是一如既往地堅持了下來。因為我這人心態好,認準的事沒有人可干預得了的,機器抹不到頂,我讓它停個3-5秒再下來,抹不平,我做了個支子按工地上打的點走,電纜插臺原來在機子上,容易被踩下來,我把電纜背在上面,插臺在下面,擋灰板容易掛,我讓它離墻一公分。在家試了幾天,想不到有什么要改的地方了。

            改好以后又開始上工地,這次就剩我一個人了,二舅稱病不來了,我聽出他的口氣里是夾帶著火藥味兒的。這次的工頭叫王立軍,當時他人不在工地,我給他打電話說:“我正在你工地上抹墻呢,你過來看一下,行嗎?他說不過去了,邢臺這里有點事。過了不一會兒,他的一個工人手機響了,我聽見工人回話:“到頂了,嗯, 按點走的,平,快,省勁?!卑雮€小時后,王立軍突然鉆了出來,看了后說:“不相信科學不行,我還以為是河南那機子,沒想到這么高級,錄錄像吧,錄像的時候,我要向你伸大拇指”。樓上的工人也要用,又拉來一臺,另一棟樓的工頭曹立彪也想用,又拉來一臺。工人謝偉帥說:“你明天還來不?”“來啊”,“明天來給你買煙,五塊的”第二天那棟樓的工人給我準備了一盒煙,一包瓜子,一杯水,只讓我指點著,下班后人家還沖刷機子,這是第一次別人給沖刷機器。包工頭開始和工人商討買機子后怎么運作,并跟我討價還價。中午吃飯間工頭對我說:“今年快完活兒了,我那里室內完工了,立彪那五層,六層都干了一半了,再抹十天半月天就冷了,明年一開春,我們一人再要一臺,你還得給我們便宜價,還得終身維修,我們給你做活廣告宣傳宣傳”。


        在線咨詢
        TP-汪先生 18676578829

        TP-楊先生 18098178941

        突破咨詢熱線:
         0757-86790491 
  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
        色欲天天婬色婬香影院免费
        <span id="yntqv"></span>
        1. <span id="yntqv"><output id="yntqv"><nav id="yntqv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          1. <legend id="yntqv"><i id="yntqv"></i></legend>